泸州老窖能否吹响产能“集结号”?

“千年老窖万年槽,好酒全凭窖龄老。”这句白酒行业的老话,泸州老窖应该非常认可。始建于公元1573年的上万口老窖池,在白酒行业是的存在,也是泸州老窖核心大单品国窖1573的底气所在。

但是,随着近年来高端白酒景气度不断升高,各大头部酒企纷纷打响扩产战,提升产能成为行业潮流。

面对这个局面,这个夏天,泸州老窖启动了一个大动作,即投资47.83亿元,开建智能酿造技改项目(一期)。泸州老窖寄希望于这一项目,可以缓解产能的瓶颈。对此,有几个关键问题值得关注。

1、泸州老窖为什么要提升产能?

2、老窖池的“产能置换”计划是否可行?

3、此次技改项目有哪些前景?

带着这几个问题,我们展开下面的内容。

400亿扩产大战,泸州老窖迎头赶上?

上世纪十年代,泸州老窖还是整个白酒行业的“泸老大”,凭借数十年乃至百年不断的老窖池,其产量一度是其他四家川酒兄弟(郎酒、剑南春、五粮液、全兴大曲)的产量之和,贡献的利润也远超其他酒企。

但是,由于“家底”太厚,产能问题一直没有引起泸州老窖的重视。一直到2016年,在高端白酒板块崛起的黎明之前,长期“吃老本”的泸州老窖才宣布拟投资74.14亿元建设技改项目,用于解决高端产能瓶颈问题。

“低端靠营销,高端看产能”,这句话之所以成为白酒行业不断被提及的底层逻辑,首先因为对高端白酒来说,由于窖池、酿酒工艺等因素的限制,提升产能是一个相当缓慢的过程。

这一点,在泸州老窖这种以老窖池打天下的品牌身上,体现的尤为明显。

其次,高端白酒的产能之所以重要,还在于目前的白酒市场,处于总体产量萎缩,高端白酒扩张的时期。据欧睿数据,高端白酒市场规模在2019年已突破千亿,预计在2024年可超过2000亿元。

在总量下降,集中度提升的大背景下,各大白酒名企围绕产量、产能的较量就日趋白热化。

对此,中国酒业协会名誉理事长王延才曾表示,高品质白酒仍是极度稀缺资源,不足我国白酒产量的1%。白酒消费仍处于一个“长期不缺酒,但长期缺好酒”的时代。

其实,不只泸州老窖,2022年开年至今,整个白酒行业都在进行一场扩产大战。

1月26日,贵州茅台再次投资超过41亿元,加码扩产系列酒,新增产能约1.2万吨。紧接着,五粮液1月28日宣布拟投资27.5亿元对制曲车间进行扩能改造,新增原酒产能。

除了老大老二,舍得酒业、水井坊、今世缘、山西汾酒等均推出了相似的扩产计划。据不完全统计,目前上市白酒企业2022年的扩产投资计划金额,合计已超过400亿元。

一边是总产量的下滑,一边是大规模扩产,各大酒企的目标,显然都是瞄准了高端和次高端。

那么,泸州老窖要怎么提升产能呢?

如何“腾挪”老窖池?

由于泸州老窖的业绩主要来自国窖1573,所以,这一核心大单品的产能就成为泸州老窖未来发展的关键。

先来看一下国窖1573目前的产能。

在《泸州老窖集团有限责任公司2015年度期中期票据募集说明书》中,2013年,泸州老窖的白酒产能(成品酒)为26.24万吨,产量(成品酒)为17.86万吨。其中,因为“国窖1573”只能在百年以上窖池生产,其“基酒产能约为3000吨/年,高端白酒窖池产能限制对公司未来扩大销售存在一定的影响,存在一定的产能不足风险。”

8月3日,据泸州老窖在投资者平台的回复,目前其新的产能为17万吨。

具体到国窖1573,综合泸州老窖公告及机构研报等数据,目前其仍保持约3000吨/年的基酒产能较为合理。而根据1吨基酒可勾兑1.67—2吨成品酒的规则,3000吨的基酒,其成品酒产量约为5000-7000吨。

此外,由于2015年之前国窖1573滞销,促使其储备了2万吨的基酒,对应成品酒为3万多吨。

据西南证券研报显示,2020年国窖1573的销量为1.05万吨。之所以出现销量大于产量的问题,可以在2万吨的基酒储备中得到解释。

泸州老窖此前发布的计划是,2020年国窖1573的产能达到1.5万吨,2025年产能达到2.2-2.5万吨。

对比这个计划,如果泸州老窖仍然坚持只使用1619口百年老窖池的话,其产能将不可能达到目标。因为假设每口窖的极限产能3吨/年全部为优质基酒,其总产能也不到5000吨,成品酒多也只在10000吨上下。

要实现产能目标,泸州老窖目前大概只有一个选择,就是把公司3086口30至50年的老窖池,及5381口50—100年的老窖池也用来生产国窖15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