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亿市场的低度酒年轻人无法拒绝

随着近年来“早C晚A”、“便利店调酒”等话题的不断推广,千亿级微饮业务正瞄准年轻消费者的酒桌。

结束职场的忙碌,在家开一罐低度酒,已经成为很多年轻人缓解一天压力的方式。 在年轻人需求的带动下,中国低度酒类市场近年来保持快速增长。 据艾媒咨询数据,2023年,中国低度酒类市场规模预计约为6341亿元,2018-2022年复合增长率达29.3%。

餐桌上

“爸爸”味道的低潮

与年轻人对低度酒需求的大幅增长相反,传统高度酒销量却出现下滑。 前段时间我们报道了白酒市场的价格倒挂现象(白酒价格出现大面积倒挂,“涨价去库存”不好用)。 很难想象,2020年至2021年间,白酒企业的股价会稳步上涨,而白酒被视为高度稳定的投资产品。 但事实上,白酒的产量多年来一直在下降。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6年以来,全国白酒产量逐渐下降。 其中,2018年产量较2017年下降27%以上,到2022年仍将处于负增长。2017年产量可能达到1198万千升,2022年将降至671.2万千升。 .

白酒产量和价格下降背后的原因并不难理解。 很多白酒企业希望开拓年轻市场,但都举步维艰。 随着互联网技术提供的便捷通讯,业务开展不再需要依赖商务酒局,传统的酒类商务娱乐市场也随之减少。 在酒桌文化逐渐被抛弃的今天,酒精所代表的社会意义正在弱化,而自饮的比例却开始增加。

从前,一家人坐在饭桌上,父辈们喝着酒,晚辈们喝着饮料。 喝了一杯酒,话匣子就开了,在酒精的作用下,餐桌上的气氛变得活跃起来。 然而,这种情况正变得越来越少见。 今年父亲节,《中国新闻周刊》针对中国父亲饮酒问题开展了问卷调查。 对近千名饮酒男性的问卷调查发现,超过76%的人选择喝酒是为了享乐,他们不喜欢喝酒,但只有不到20%的人有酒后喝酒。 喝。

商务应酬或亲友应酬背景下的白酒消费有所减弱。 尽管男性主导的酒桌文化仍然广泛存在,但许多饮酒者仍然积极拥抱低度酒。

年轻消费者的需求变化

从小喝奶茶、咖啡长大的年轻一代消费者,在年轻化的低度饮品中找到了共同语言。 微醉但不醉,可以单独喝酒,也可以应酬。 酒只是调节生活的饮料。 低度酒精可以让忙碌了一天的年轻人寻求片刻的慰藉,而不必在摄入大量酒精后的第二天遭受宿醉之苦。 。

此起彼伏,低度酒迎来了爆发。 前段时间,中国酒业协会发布的《2023年中国白酒市场中期研究报告》提到,高端白酒增长乏力,一二线白酒价格倒挂, 白酒市场从增量竞争转向存量竞争。 相比之下,2021年我国低度酒精规模为150亿元至200亿元,预计2025年将达到750亿元,年复合增长率为30%。

即便是非酒精类酒精饮料,2022年也将迎来22%的惊人增速。年轻消费者对酒精饮料的品类边界意识模糊,只要味道好,一切都很容易 谈谈关于。 甚至“喝”的范围也不必局限于“酒”本身。 越来越多的厂家开始推出含有酒精的冰淇淋。 茅台在各个城市的冰淇淋店依然生意兴隆,甚至还卖添加了茅台的咖啡,将“早C、晚A”紧密结合在一起。

在高端超市的冰柜里也很容易找到大赛、狮子代等清酒冰淇淋。 虽然价格很容易“背刺”年轻人的钱包,但小红书上的数万条笔记表明,年轻消费者仍然愿意为美味有趣的“酒”“投币支持”。

低度酒的另一个趋势还体现在鸡尾酒的日益流行上。 打开外卖软件,现调鸡尾酒的外卖服务正在成都、杭州、北京、上海、广州等地悄然登场。 与两三个朋友一起去俱乐部相比,外卖鸡尾酒为“社交恐怖”人群提供了另一种舒适的夜晚选择。

年轻消费者需要更个性化的选择,没问题,自制的调酒安排。 便利店调酒的话题几年前开始流行,催生了“小罐酒”这一大生意。

少喝,喝得更好

近日,淘宝发布了《2023年小罐酒报告》。 40%,近期有超过10万人购买了这款小容量酒。

少喝好喝是消费者消费理念的主流。 各大厂商也推出了自己的“迷你版”小酒。 一直想贴近年轻人的传统白酒厂商,也将自己的白酒做的越来越小。 去年,茅台推出了迷你飞天53度100ml贵州茅台; 郎酒也被认为是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

以往,国外葡萄酒品牌推出的“小酒版”在电商上也卖得越来越红火。 《2023小罐酒报告》数据显示,洋酒“小酒版”在618促销期间涨幅达54%,而国产白酒小罐酒涨幅也超过120%。 小罐酒的主要消费者是70后、80后。 除了烈酒品类的小酒外,不少啤酒品牌也推出了330ml以下的小罐装。 这些小罐装酒的流行,是由消费者健康理性的消费理念推动的——好好喝,不醉。

无论是低度酒的流行,还是小罐装酒的兴起,都揭示了消费者对酒类态度的变化。 酒类被赋予了流行文化的属性,更多的厂商开始探索如何用更贴近年轻消费者的语言来销售自己的产品。 面对更加复杂的市场环境,单纯强调产品质量可能不足以带来销量。 如何寻找能够激发年轻消费者情感的营销方式,还需要商家付出更多的努力。

文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