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桶白酒》恐怖效果的视角、象征意义与构建

2014年2月第32卷第1期 凯里大学学报Jouralof Kai l iUniversi tyV01.32 No. 1Feb. 2014 孙峰《一桶白酒》的视角、象征意义与恐怖效果构建(黄山学院,安徽黄山245041) 摘要:埃德加·爱伦·坡的短篇小说总能给人带来意想不到的惊喜和欢乐。 阅读的乐趣与他在小说形式和内容上的独创性密切相关。 在惊悚短篇《一桶白葡萄酒》中,埃德加·爱伦·坡选择了独特的叙事视角,通过凶手之口讲述了一场蓄谋已久的复仇事件。 为了营造压抑、恐怖的气氛,坡在小说中使用了一系列象征性元素,为小说的情节蒙上了浓厚的神秘气氛,将小说的整个氛围推向了极致,充分体现了其“我们”的精神。一直坚持“效果论”的创作理念。 关键词:视角; 象征; 恐怖; 结果论论文编码:Doi:10.3969/i。 我 ssn。 1673-9329.2014.01.19 一、简介 埃德加·爱伦·坡不仅在诗歌理论和诗歌创作方面取得了杰出成就,而且在小说领域、探索病态心理和创作侦探小说方面也有着非凡的成就。 他进行了大胆而有益的尝试,被后人视为侦探、恐怖小说大师。 以恐怖短篇小说为例,坡在创作中并没有遵循传统的讲故事模式,也没有生硬地模仿此类小说一贯的表达方式。

相反,坡在小说中融入了大量以前从未使用过的元素和表现手法; 在创作方法和技巧上,坡在叙事视角的选择上煞费苦心。 为了让读者体验谋杀和死亡的恐怖,他采用了凶手的叙事视角来拉近读者的距离,并在描述过程中加入了许多象征性的元素,使小说充满了神秘的气氛。 此外,坡还描写了很多人物的精神和心理世界,尤其是那些有着病态、扭曲心灵的人物。 坡用这些看似夸张的手法来表达人们病入膏肓的心理。 这并不一定意味着作者是在宣扬道德或劝人向善,但有一点是肯定的,这让小说达到了坡理想中的可怕效果。 “效果论”是坡影响深远的文学创作理论之一。 在这一理论中,他指出,“在短篇小说这种文学形式中,每一个事件、每一个细节、甚至每一个字都应该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 效果,预期效果,印象效果”……。 坡的“效果论”非常注重小说最终的艺术效果,这一点在他众多的恐怖短篇小说中表现得尤为明显。 这种创作风格在短篇小说《一桶白酒》中表现得尤为明显。 小说讲述了一个复仇的故事。 坡安排“我”,即复仇者,作为叙述者。 同时,他融入了许多寓意深刻的象征元素,运用了大量的对比手法; 尤其是对小说中人物心理方面的描述和渲染,进一步衬托出了故事的恐怖氛围和令人毛骨悚然的艺术效果。

2、独特的叙事视角焦点是叙事学术语,指叙事中的视角问题。 经典叙事理论通常将叙事焦点分为内部焦点、外部焦点和零焦点。 内焦点是指从特定人物的角度进行叙述,外焦点是指从旁观者的角度进行叙述,零焦点是指从旁观者的角度进行叙述。 这是作者采用的上帝般的视角,无所不知,能够以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方式讲述故事。 零焦点万能的叙事模式在小说家的作品中被广泛运用,并且发展得比较成熟。 原因在于叙述者对小说中的所有事件了如指掌,比故事中的其他人物知道更多的信息,甚至可以预测其他人和事件的走向和最终结局。 与《回归自然儿童视界》L2j不同,以“我”为故事讲述者的《一桶白酒》采用第一人称零焦点全知叙事,展现凶手的内心独白。 其独特的叙事视角不同于大众。 不同且有趣。 在坡的许多小说中,我们总能看到他用主人公的嘴来描述故事的诡异气氛。 载于《一桶白葡萄》 收稿日期:2013-10·24 作者简介:孙峰(198l1),男,安徽滁州人,硕士学位,黄山学院外国语学院助教,研究员方向是英美文学。扭转万方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