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江鹏:我与季老二三事(内附季克良20张罕见照片)

邹江鹏:我与季老二三事(内附季克良20张罕见照片)

 

8月25日,贵州茅台股份发布关于刘自力先生与季克良先生不再担任公司相关职务的公告。并对两位任职期间所作出的贡献予以了充分肯定并感谢!面对着这样的消息,我感概万千,本来对于我这样的晚辈,是没有资格来写季老的事情,但是出于对老先生的崇敬,也来聊聊我和季老接触过的二三事。

季克良,1939年出生,1964年毕业于无锡轻工业学院(现江南大学)食品发酵专业,作为分配到贵州茅台酒厂工作的第一批大学生,曾从事茅台酒的生产技术、科研、质量管理、党务等工作。曾经集贵州茅台酒厂、董事长、总工程师于一身,2011年10月任贵州茅台酒厂有限责任公司(集团)名誉董事长,2015年8月24日正式宣布退休。

平易近人念故交

第一次见到季老,应该是在2012年9月的贵阳酒博会上。在这次大会上,我在贵州著名白酒专家方长仲老师的带领下,去拜访了很多酒界的前辈专家。方老和季老是几十年的交情了,同为七十多岁的酒界老前辈,在工作中结下了深厚的情谊。季老也是个很讲感情的人,对于老朋友特别的热情,所以在酒博会上一见到方老就马上握手,非常高兴。老方,你最近身体怎么样?看起来精神很好嘛!还可以,喝你的茅台酒身体好,哈哈!两位酒界的前辈在看似简单的话语中透露着深厚的感情。老季啊,这个小邹是个搞酒的博士,你多教教!当方老把我引荐给季老的时候,我紧张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礼貌的鞠了个躬说季总好!。季老看着我笑笑,握了握我的手,非常平易近人。这是我第一次结缘并尝试拜师季老。

旁边恰好是贵州醇展位,季老问主管技术质量的贵州省白酒评委封家文:你们的鄢厂长现在好么?我和他打了好几年官司。鄢厂长即鄢文松,八十年代当上贵州醇厂长,曾经为了茅台生产一种酒也叫贵州醇而和季总打了很久官司,后来茅台只得改生产茅台醇,这让贵州醇名声大振。而今老一辈的许多酒界前辈己经淡出人们视野,留下的是厚重的白酒历史和文化,我们应该好好继承,把白酒发扬光大!

桃李天下育英才

季老作为茅台酒厂第一批大学生,对于人才的培养十分重视,不仅培养了一大批专业素质高的人才充实到茅台酒厂的各个关键岗位,还亲自指导过至少3位博士。大郭坤亮博士,六零后,茅台酒厂的第一位从事技术的博士,一直跟随季老进行了大量的茅台酒工艺技术研究,现任茅台酒厂副总工;二汪地强博士,七零后,也是我川大的同门师兄,跟随季老完成了酱香型白酒国家标准的制定,现任茅台酒厂国家级技术中心副主任。还有就是我这个编外邹江鹏,八零后,留法归国博士,这个是怎么来的呢?刚才已经给大家讲述了我第一次经由著名白酒专家方长仲老师推荐,拜师季老的故事,其实这种努力我不止一次尝试。下面再讲一下由贵州食协会长庹文升老先生推荐拜师季老的故事。

2013年1月的一次重要活动上,我再次有幸与季老相见。这里我再次遇到了生命中的贵人,原贵州省委、中食协副会长、贵州食协会长庹文升老先生。庹会长对我较为熟识,作为贵州白酒行业协会的掌门人,他也非常重视白酒行业人才的培养。因此在活动的宴会上,当我向庹会长敬酒的时候,他一下子转过头对坐在旁边的季老说:季老啊,贵州有茅台是好事,但不能只有茅台啊,你要多带几个像小邹这样茅台以外的徒弟,让这些博士们把酱酒发扬光大!季老还是那么微微一笑,点点头:好好干,年轻人,世界是你们的!

行业泰斗指方向

自此之后,我常常通过电话短信向季老汇报自己的工作学习,落款总是您的学生邹江鹏,也每每得到季老的鼓励,加上参与协会的各种标准、技术工作的制定,我与季老的接触越来越多。在制定《酱香型白酒技术标准体系》的过程中,我深刻体会到了季老对技术的严谨和对行业的指引。贵州酱香型白酒企业在省质监局的指导下,由贵州大学、茅台集团等贵州省内主要白酒科研机构、生产企业多次开会共同讨论,历时2年,于2014年1月9日发布了全国首个酱香型白酒技术标准体系,其中有65项标准。而酱香型白酒年份酒标准《陈年酱香型白酒生产管理规范》在经过多次讨论后最终没有达成一致,没能进入该标准体系,该标准引起争议的是勾兑过程使用的主基酒酒龄应不低于产品标示的年份,且主基酒比例不低于50%,也就是说标识为10年的年份酒,其中10年的基酒必须达到50%,这个标准没有得到一致认可。当大家一直争议不下的时候,季老一语定乾坤:年份酒的标准,如果这样制定,茅台酒厂是肯定没问题的,但是其他酒厂怎么办?我们要考虑贵州其他企业的实际情况,我认为还是不要把年份酒的标准纳入这个地方标准体系为好。在每一次开会审定标准的内容时候,季老甚至对于每句话的语法,每一字的正误都仔细审定,从这里我看到了一个真正的行业泰斗治学的严谨!

仙风道骨飘酒都

为了进一步学习酱香型白酒的技术,我也把工作重心转移到了茅台镇。在仁怀中枢,我多次看到季老衣着平凡朴素,仙风道骨的在街上路过,每次我向季老打个招呼,他也很热情的回以一笑,给人的感觉就是邻家的老爷爷一般。有一次,一张满头银发的季老和夫人手挽着手走在仁怀大街上的照片引爆了朋友圈,大家都由衷的发出赞叹,季老在做酒方面绝对是行业泰斗,在做人方面,也堪称楷模。有一首歌这么唱,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一路上收藏点点滴滴的欢笑,留到以后坐着摇椅慢慢聊,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直到我们老的哪儿也去不了,你还依然把我当成手心里的宝。季老夫妇的这种相濡以沫白头到老的感情,是我们所有人都崇敬和羡慕的。季老就是这样用了一辈子的时间去酿一瓶酒,用了一辈子的时间去做一个人!祝愿季老在今后的生活中健康长寿,继续指引中国酱香型白酒前进的方向!

泰山北斗季克良,仙风道骨美名扬,酱酒宗师同天地,千年茅台万年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