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乙己与酒的不解之缘

[摘要] 鲁迅先生虽然在一些小说中描写过酒,但没有一部小说像《孔乙己》那样将故事的背景、情节的展开、人物的性格和命运与酒紧密联系起来。 。 可以说整部小说都与酒有着不解之缘。

【关键词】《孔乙己》

饮酒性格

1、酿酒的生活环境

一般来说,故事的发生往往与浓厚的社会背景密切相关,但鲁迅先生在《孔乙己》中似乎刻意淡化了这一点。 事实上,这部小说讲述的是一个落魄青年书生的命运。 他命运的衰落虽然与社会变迁,特别是旧学的抛弃和新学的开辟密切相关,但与他所处的具体环境有着更重要的关系。 。 小说正是抓住了这一点,抛开当时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的宏观叙事,从生活中抓取一个小片段来展现社会底层人民的具体生存环境。

小说开头写道:“鲁镇的旅馆布局与其他地方不同:街边有一个方形的大柜台,柜子里备有热水,可以用来取暖。”随时有酒,工人们下午和晚上都出去,下班后每次都要花四铜钱买一碗酒——这都是20多年前的事了,现在一碗的价格涨了到十个铜钱——靠柜台站着喝暖酒休息:如果你愿意多花一分钱,可以买一盘盐煮笋或者茴香豆来下酒,如果多花一点不到十文钱,就可以买一盘荤菜了。不过这些顾客大多是短衫一帮,一般都不会这么奢侈。只有穿着长袍的才走进店旁边的屋子,要酒菜,然后坐下来慢慢喝。” 这是社会的一个角落,也是一个浓缩的社会。 贫富差距和严格的等级制度贯穿于酒店。 露出了一个小角落。 酒店是富人和卑人相聚又分离的地方。 虽然都可以去酒店喝酒,但矮一帮一般要花四个铜钱“站着”喝酒; 龙山帮要酒菜“坐吃”。 往往是“热”喝,而长袖饮料是“慢”喝; 短袖喝酒是为了“休息”,这样可以快速缓解疲劳和困苦,然后努力工作养家糊口。 长袖饮料是“慢慢”喝的。 就是缓慢的“踱步”,各种休闲,喝酒娱乐,打发日子。

可以说,作者用“酒”巧妙地将这些短袍和长袍引诱到酒店,让他们在酒店内外站着喝酒。 这种鲜明的对比,将短衫帮的辛苦、忙碌、贫穷、忧伤和长衫帮的懒惰、悠闲、富贵、奢侈描绘得淋漓尽致。 它从一个角度展现了当时贫富对立的社会现实。 那时候,这种对抗是死一般的安静,没有摩擦,没有交流,只是喝着自己的酒,做着自己的事。 直到孔乙己这个身着长袍却又脏又破的落魄文人的到来,才打破了死一般的宁静,让酒店里“热闹起来”。 孔乙己就在这种不利于他生存的环境中出现和生活,上演了他屈辱而不幸的后半生。

2、故事情节在“酒”中澎湃

酒店叫“咸亨”,自然有吸引力。 孔乙己酒量大,自然就去了咸亨饭店。 孔乙己的出现,充满了老板狰狞的面容和顾客冰冷的目光,充满了令人窒息的气氛,但由于他的长袍又脏又破,“酒客们都看着他笑”。 小说就是这样开始的。

随后,大家一边喝酒,一边开玩笑说孔乙己偷书被吊打,而孔乙己用文言文逗得大家“笑”,酒店里一片“欢乐气氛”。 孔乙己喝酒排解寂寞,不幸的是增添了许多尴尬。 所以,他知道自己是个多余的人,对其他喝酒的人无话可说,就来找我,缠着教我写字的“茴豆”。 ”这句话我又冷落了他,转头去迎合那些来看他热闹的孩子们。 孩子们终于在惊慌中哈哈大笑散去,他说道:“不过分,不过分,太多?不过分。” 这就是剧情的发展。

剧情在许久之后继续,孔乙己最后一次来酒店喝酒时:“忽听有声音,‘热一碗酒’。” 声音虽然很低,但却很熟悉,似乎根本就没有人。站在那里,起身往外一看,只见孔乙己正坐在柜台下,面朝门槛,脸色阴沉。身材瘦削,身材已经很匀称了。他穿着破烂的袄,里面夹着香蒲袋,用草绳挂在肩上。他看到我就说:“热一碗酒。”

这已经是临死前的悲惨一幕了,酒徒却因她的痛苦而没有放过她。 他们还是借酒来捉弄他,或者拿酒来捉弄他喝酒。 不过,这个时候酒是不能用的。 这让他很受鼓舞,或者说,他无法回答。 不一会儿,他喝完了,在旁人的笑声中“坐此手慢慢走”。 这是剧情的高潮。

当“我”再也没有看到孔乙己来酒店喝酒的时候,那就是孔乙己与酒的告别,故事的结束。 纵观整个故事,鲁迅先生只是抓住了孔乙己这个落魄文人、嗜酒如命的特点,用酒把他引出来,又用酒抹杀了他。 剧情虽然宽松轻松,但每一个情节都与酒有关,使其在浓郁的酒氛围中涌动、发展。 很多读者和我一样,都在关注孔乙己的命运和剧情的发展。 这也令人兴奋。 。 可以说,没有酒就没有这个故事。

3、悲惨的酒醉人生

同样的道理,没有酒,就不会有孔乙己这样丰满的性格。 作者对这一形象的题记是在“旅馆”中完成的,并在酒中显现出来的。 总的来说,小说通过三个方面展现了孔乙己的悲惨一生。

1通过肖像描写来表现人物的生存困境和命运的急剧衰落。 小说中有两个孔乙己的肖像。 一次是他第一次来酒店,另一次是他最后一次来酒店。 两者相比较,可见其命运急剧下滑——社会已将其推向死亡的边缘。

2、通过语言和行为的描写来表现生存的尴尬和人物的卑微和软弱。 孔乙己经常成为社会势力攻击的对象,一到酒店就成为人们八卦的对象。 如果孔乙己一开始还能用酒精来保护自己,那么到了后来,他的自保能力也随之丧失了。 他只能说“别取笑我”,并求老板不要再提断腿的事。 在酒店里,在喝酒的过程中,他完成了人格解体的过程。

3、表现边缘人物的拥挤和无助。 孔乙己毕竟是一个学者,所以他认为自己高尚,迂腐,固执,自欺欺人; 但他毕竟也是一个穷书生,所以他是贫穷的、悲惨的、懦弱的。 因为这两点,他既无法挤进上层阶级的行列,也不想加入下层阶级的行列。 同时,他又被长袍抛弃,被短袍拒绝,因此他成为了一个典型的边缘人。

小旅馆浓缩了贫富对立的社会现实,而这种对立一般是静态的。 孔乙己到了酒店的时候,其实已经陷入了社会底层,只是因为虚荣心,长袍脱不下来,陷入了这种对立的夹缝中。 短衣从他身上找到了嘲笑长衣的笑柄,长衣从他身上找到了嘲笑贫穷的证据。 作者通过孔乙己在夹缝中挣扎并最终被毁灭的描写,揭示了世界和社会的残酷。

当然,作者对孔乙己悲惨一生的描写与酒有着密切的关系。 他写下了自己在酒店的样子,描述了自己在酒店的经历。 他用酒激发了他作为人的尊严,又用酒彻底摧毁了他的尊严。 孔乙己的一生都沉浸在酒精之中。 虽然他多次与酒精作斗争,但越是挣扎,他就越是陷入悲剧之中,直至生命彻底湮灭,令人唏嘘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