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啤酒做减法再关停工厂 产品谋高端化

近一年,重庆啤酒关停分、子公司的数量已增至7家。其中,有两家虽然关闭了生产线,但销售业务仍在进行。5月24日晚,重庆啤酒宣布将关闭旗下重庆啤酒安徽亳州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重啤亳州公司)。重啤亳州公司拥有4万吨产能、去年销量仅2.73万千升,实际产销量贡献甚微,重庆啤酒最新计划将其关停是意在优化生产网络。

我们不仅仅在做减法,也在做加法,公司在重点区域加大投资力度,比如宜宾建了新厂,希望在四川、重庆做一些加法来以点带面、提高生产网络优化的效率。24日晚,重庆啤酒董秘邓炜表示。

再关停工厂做减法

继2月末宣布关停六盘水工厂后,重庆啤酒最新宣布关停亳州公司。

5月24日上午,重庆啤酒召开第八届董事会第二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关闭重庆啤酒安徽亳州有限责任公司的议案》。

重啤亳州公司已运营了约8年,目前拥有约4万吨生产能力。重庆啤酒介绍,去年亳州公司实现销售收入(不含税)5271万元,实现啤酒销量2.73万千升。今年一季度,亳州公司自产产品的销量与去年持平。

市场容量基本没有增长。重庆啤酒这样形容亳州公司目前的市场形势。同时,因产能利用率低、主要销售低利润产品、销量下滑等因素,导致亳州公司持续亏损。重庆啤酒甚至预计,从可以预见的未来3年来看,亳州公司都实现不了盈亏平衡。

在此之前,重庆啤酒已连续关闭了綦江、柳州、九华山、永川、黔江和六盘水等酒厂的生产性业务。

在邓炜看来,公司关停工厂是在做减法。昨日,记者问及在亳州公司之后,未来是否还会有进一步的关厂动作时,邓炜表示,公司在提升未来盈利的过程中,会考虑很多方案,包括目前网络优化,包括关停生产网络、提升现代化的生产水平,都是要做的。我们去掉的是辐射能力弱、可替代性差、生产效率低的酒厂。

邓炜未直接回应未来是否还会继续关厂,但他强调,我们不仅仅在做减法,也在做加法,公司在重点区域加大投资力度,比如在宜宾建了新厂,希望在四川、重庆做一些加法以点带面,提高生产网络优化的效率。今年4月初,重庆啤酒宜宾有限责任公司年产30万千升啤酒生产线技改搬迁项目举行了开工仪式。

通过一系列优化生产网络的动作,重庆啤酒意在通过关停分子公司来提升盈利能力。

记者注意到,连续关停旗下冗余工厂,也与重庆啤酒实际控制方嘉士伯基于全球市场的新战略有关。而在近两年国内啤酒整体低迷的背景下,前期,百威英博在中国也连续关停了舟山工厂和河南新乡亚洲啤酒厂,来优化生产网络。

产品谋高端化

与此同时,重庆啤酒正通过巩固优势市场,以及产品高端化来应对啤酒业的寒冬。

随着消费升级,近几年产品高端化也是啤酒大佬们的一大动作。

重庆啤酒在2015年报显示,销量虽遭遇下滑,但因产品高端化、销售单价提升,也带来了重庆啤酒营收的增长。2015年度,重庆啤酒销量为98.95万千升,同比下降6%;营业收入为33.24亿元,同比上升5%。

重庆啤酒2015年报还显示,重庆品牌去年销售量约47万吨,增长363%,而山城品牌销量下滑了63%。记者注意到,山城品牌主要为低端产品。

对于重庆啤酒现有产品策略,邓炜表示,本土品牌方面,公司对重庆品牌重新包装和升级;在国际品牌上,公司引进嘉士伯、1664等品牌丰富公司的高端品牌产品线。

随着公司一直在推进的‘勇者之路’计划,我们不断在淘汰一些低档产品,让产品不断高端化,比如推动更多听装产品上市。邓炜表示,这也是顺应了国内啤酒行业产品高端化的大趋势。

编辑:张瑜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