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小锦从卖猪饲料到卖郎酒再到亿元级别商超大商

代小锦从卖猪饲料到卖郎酒再到亿元级别商超大商

代小锦,成都千锦酒业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在和他微信联系的过程中,隔着屏幕都都能感受到他的成熟有礼。在采访中,他脸上一直挂着笑容,整个采访过程轻松愉悦。代小锦成立的千锦酒业年销售额稳定在亿元以上,目前千锦酒业经营有茅台集团国府酒、五粮神、郎牌特曲、长城干红、老泸州等产品,在没有茅台、五粮液这类高价产品的情况下,卖到上亿元,没有真功夫很难做到,这和代小锦十年如一日的坚持密不可分。

不甘平淡,找准出路

代小锦是70后,上中专的专业是兽医,毕业后,在一家饲料公司卖了一年的猪饲料。在那一年里,代小锦每天和养猪户打交道,谈的都是饲料与猪,当时的代小锦觉得自己的生活都变快变成“饲料味”了,眼光和圈子变得十分窄。“难道我年纪轻轻,要一辈子同饲料打交道?”不甘平淡的代小锦积极的寻思着自己的新出路。

2000年,代小锦看到郎酒招聘销售人员,便打定主意要尝试一下白酒行业,脱离饲料味的人生。从此,代小锦就入了酒行。代小锦入酒行的那些年,正是白酒发展的黄金年代。据Wind数据统计,2003年至2012年,白酒行业13家上市公司营业总收入为3960.69亿元,增速呈逐年递增之势,2011年达到最高峰,为45.97%。2011年、2012年行业净利润增速分别为60.16%和54.51%。“那些年,我们追过的白酒”都成了当时从事酒业人的“金娃娃”,人人都赚得盆满钵满。

代小锦身处在那个令人热血沸腾的酒世界,更是看到了白酒高速发展的财富机遇,在郎酒工作期间积累了不少的资源。2004年,自立门户,成立了成都千锦酒业有限责任公司。

稳扎稳打,干自己最熟悉的

在当时的白酒行业,即使开一家名烟名酒店,也会赚钱,但是为什么代小锦会把目光锁定在商超呢?

在郎酒做销售期间,代小锦的一位客户是与红旗连锁长期合作的,在维护客户的过程中,代小锦与红旗的关系也处得非常融洽,并积累了一定的商超人脉,所以在决定要自己单干的时候,稳重的代小锦选择了自己最熟悉的商超渠道,当然,千锦酒业最初是从红旗连锁起家的。

代小锦说,“虽然当时的白酒行业真的很赚钱,但是如果没有当初的勤奋努力和吃苦,也是白搭。”凭着诚信和勤奋,代小锦与他的千锦酒业发展得顺风顺水,与红旗连锁的合作也没有任何的问题。

黄金十年:拓展渠道,不能死守红旗连锁

2006年1月19日,德隆主案在武汉中院拉开庭审序幕。虽然红旗与德隆之战已经落下帷幕,德隆返还红旗70%的股份,但德隆案开审,使代小锦如醍醐灌顶,他猛然想到:“如果千锦酒业死守着红旗,风险太大,说不定哪一天就无法翻身,要找到另外的出路才能够活得长久。”于是代小锦开始同成都的其他商超联系,他要把自己的酒卖到更多的商超渠道中,当然,这不是一项简单的工作。

商超的门槛并不如人们想象的那么好迈进,代小锦一家商超一家商超的谈判,闭门羹也没少吃。但是好的结果始终是给前期做足功课的人,千锦酒业成为了越来越多的商超白酒直接供应商。随着成都零售业的发展,一些大型KA 如沃尔玛、、百伦百货、欧尚、德惠、大润发都成为了千锦酒业的客户。

这些年,坚守主业,电商不是我的“菜 ”

这些年,电商异军突起,很多传统经销商纷纷扭头拥抱,代小锦也不例外,他也尝试了电商,比如1919和酒仙网。但没做多久,他就撤退了,“我发现很多时候使不上劲,因为在做商超的时候可以自己做促销、做活动,但是在这样的电商平台没有主动权,我不习惯这样的模式。”“但如果我有足够的实力,就自己做电商平台,不过不可能,没有那么多钱,而且也太累了”代小锦笑着说。

很多人寓言商超卖酒命不久矣,代小锦也承认现在的新兴渠道整体销量所占比例虽然不大,但对传统的渠道还是冲击很大。“七八年前,超市是一个非常好的渠道,所有的大卖场像、沃尔玛每年的年报都是呈两位数的递增,而现在能够守住都不错了。这并不是因为中国人的消费能力下降,而是因为新兴渠道的兴起,人们购物选择的方式更多,这对商超本身的影响比较大,对于酒水来说还不至于。”

“商超还能做深做透”

代小锦很肯定的说,而且他会一直坚持。

在代小锦看来,行业形式越是不好的时候,参与者就越少,虽然蛋糕不像以前那么大,但是如果能够坚持下来,每个人分享的蛋糕说不一定比以前分得更多。“而且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商超,越往后发展,商超的资源会集中在少数人的手里。”在代小锦看来,集中是件好事。因为集中之后,运营成本下降,卖场产品的价格会下降,也就有了同其他渠道竞争的底气。

很多时候环境可以影响人,但是如果不被环境所影响,那得需要多大的定力。代小锦说那些年白酒行业特别疯狂的时候,像五粮液和茅台的价格高得吓人,当时也有很多人赚了钱,但是千锦酒业并没有去盲目追高端白酒,而是踏踏实实深耕商超渠道低端白酒,即便行业不景气,其他人飞得高摔得重,我们也可以稳健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