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瓶梅人物志最惨赘婿蒋竹山因床上功夫太差被李瓶儿嫌弃…

金瓶梅人物志最惨赘婿蒋竹山因床上功夫太差被李瓶儿嫌弃…

金瓶梅传:最差的女婿姜竹山,因为床上功夫不好,被李瓶儿嫌弃……

番果/

水果

2023-06-12 11:00 北京

酒席一开始,李瓶儿亲自递酒,姜竹山痛快地喝了起来。 就这样喝了三杯之后,屋子里的气氛就变了。

酒人物_酒标上怎么鉴别酒庄酒_酒庄酒与酒厂酒鉴别/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精彩图片

孤男寡女,独守一室,酒是红娘。

蒋竹山不是随便的人,他不是随便的人。 酒庄胆小,他有了底气,趁着头晕的感觉,那些肮脏的小念头冒了出来。

他鬼鬼祟祟地看了李瓶儿一眼,看着这个清秀迷人的人,心痒难耐。 在酒色的刺激下,他身体的某个部位不知羞耻地僵硬了起来。 这阴沉着脸的男人忍不住道:“同学们不敢问,小姐多大年纪?”

”李瓶儿道:“浪费了我的二十四岁。

姜竹山问的目的不是这个,而是下一句,“像个大小姐,从小深闺,丰衣足食,这是怎么了,还得了抑郁症和气虚症?”前天?”

这些话不是人的话。 郁气不足是什么病,他分明是指李瓶儿梦见鬼交啊! 为什么寡妇会梦见与鬼发生性关系?

想念一个男人!

这样的回答,李瓶儿说什么呢?

李瓶儿闻言,微微一笑,“说实话,我可怜的丈夫去世了,家里萧条,孤苦伶仃,忧心忡忡,怎么可能不生病呢。”

这个答案很巧妙。 家里没有男人,心情郁闷。

姜竹山早就听说了李瓶儿丧夫的事情,只是不能说出来。 他是君子,君子无事何必打听寡妇? 于是,他诧异道:“原来我妻夫病逝,究竟是多久了?”

他算的是,华子胥死了很久,才有资格娶李瓶儿。

李瓶儿道:“小夫去年十一月患伤寒去世,到现在已经八个月了。” 一提到这个病,蒋竹山就精神多了。

伤寒烧不死人,能治死,可见医生无用。 谈这种事,老蒋也能当个好医生。

姜竹山问道:“你吃了谁的药?”

”李瓶儿道:“街上的胡先生。

姜竹山早就等着这句话了,他挺直了背脊,顿时露出了主子的风范,傲然英姿,不屑道:“就是那个住在东街刘公公家里的王八蛋吗?” ?他又不是我太医院的人,知道什么脉搏,夫人为何请他来?”

李瓶儿说不清楚,是华子虚杀了我,没吃多少药。 只好含糊地说:“是邻居推荐的,请他来看的,只是傻子没有这个命,别管他的事了。”

姜竹山不在乎这个回答,他现在正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逗弄李瓶儿上。 他打算用所谓的“医术”来骗李瓶儿赶紧嫁人。

至于嫁给谁,一定要找个好人!

比如蒋竹山医生,就是一个很好的人。

他转向下一个障碍物,试探着问道:“小姐有孩子吗?”

”李瓶儿道:“我没有孩子。

蒋竹山心中一喜,这回他发现了。 美女无夫无子,为没有男人发愁。 你在等什么? 这个时候再不动手,我就是傻子!

他一脸担忧,叹了口气,道:“可惜我老婆年纪轻轻又守寡,平日也不出去见人,你何不想办法出去?如果你愿意的话住在阴暗的地方,你不会生病的!”

这个不要脸的人几乎是说出了心里话,“找个男人陪你睡,防病治病,我就是那个良药!”

李瓶儿想起西门庆,有些郁闷,道:“我最近也有婚事,迟早要嫁人。”

姜凉瑶激动得嘴角抽了抽,没想到心中那股熊熊燃烧的火焰竟然熄灭了。

什么? 你结婚了吗? 迟早?

你可以恨姜竹山。 如果他之前没有胡思乱想,没有做那些春梦,李瓶儿的话,他会坦然接受。 可在他的计划中,这个女人一定会嫁给他! 他将成为狮子街花楼的主人。 他与李瓶儿将在洞房内烛烛亲吻。 他们十天十夜不吃不喝不大小便。 他们将一起飞翔,彼此相爱。 人人羡慕蒋竹山,

“果然是男才女貌,天作之合”

“我就说姜竹山不是一般人,看他这几天过得有钱有色!”

他幻想了自己好几天几夜,看到最后一个颤抖的时候,已经与自己无关了。

试问,这哪个精神病孩子受得了!

人一旦执着于这个东西,认为那东西一定是属于自己的,如果没有缘分得到,就和失去一样。

同样的痛苦,同样的悲伤。

很多人在爱上一个人的时候,明明还没有看清双方的关系。 究其原因,他心中的占有欲太过无情,无法面对真相,无法接受命运的来来去去。

但是人间的缘分,就像天上的云,瞬息万变!

蒋竹山心态崩了,暗骂,谁敢抢我的女人,老子跟你拼! 他压下跳动的心,艰难地问道:“敢问本小姐,你要嫁给谁?”

李瓶儿道:“是西门大夫在县城门前开的药铺。” 说这话的时候她并没有太大的把握,现在的西门庆对她来说就是雾雨风,却又不像人。

姜竹山顿时被打了鸡血似的惊呼道:“苦啊!苦啊!小姐为什么要嫁给他?”

黎瓶儿被他的态度吓了一跳,以为他漏掉了大道理,焦急地看着蒋竹山。

蒋竹山开始疯狂表演。 他诚恳道:“小姐,学生们常去他家看病,我最了解他的底细,此人专门在县里办事,放贷私债,贩卖人口!”

西门庆从来没有做过这种人口贩卖。 蒋竹山现在是条疯狗的上半身,咬一口就可以,说得口水都飞了,“他家丫鬟随便买卖,五六个老婆都被棍棒打死了。”每次都没有人拿出来卖!他是打老婆的领导,是坑女人的领导,小姐,你真的——”

蒋竹山再也忍不住了,急得脸色通红,连连摇头。

栗瓶儿见丈夫为自己着急,连忙安慰道:“先生放心,您说什么我就听什么。”

姜竹山倒吸一口凉气,坏水又上来了,“小姐,你幸好告诉我,不然进他家就如飞蛾扑火,上不去下不来,后悔都来不及!更何况!最近公婆打官司,家里也避不开,而且房子盖了一半,你还是别管了!”

李瓶儿恍然大悟,心想:“难怪他好久没来了,原来是打官司了,只是不知道结果如何呢?”

姜竹山偷偷看了一眼,李瓶儿的眸光闪烁不定,显然是担心。 老蒋心里说,来吧,我再给你狠一刀,我就不怕你不松口。

他一脸的担心和害怕,对李瓶儿说道:“东京已经下了文件,州郡县的人都要被抓起来,到明天,他盖的房子就大部分被拆掉了。”充公做官,我老婆没理由嫁给他?”

这话让李瓶儿哑口无言。 她暗暗想,这位先生人品可靠,说的不会有错。 她从来没有想过,西门庆是这样的人。 难怪两次请他不来,他要面临官司。

哎呀! 我很多东西都落在他家了,我又没钱,怎么办! 原本她一心一意拴在西门庆身上,现在绳子突然断了,西门庆就没了! 放眼望去,人山人海,哪里是我一生的宿命!

嗯? 这位君子为人谦和,儒雅质朴,态度温和,举止温文尔雅,就像那块温柔的玉石,只托付了他一世。 就是不知道他有没有老婆?

姜竹山故意不看李瓶儿,在那里摇摇头,时不时看看李瓶儿,嘴角带着猥琐的笑容,一副标准的文人范儿。

李瓶儿深情地看着姜竹山,在勾引男人这件事上,她的智商又恢复了正常。 先来玩个把戏,引姜竹山来问。

她恭敬道:“既受劳先生之教,我心存感激,绝不会再犯错。若有我熟知的好人,劳先生推荐,我没有理由不效仿。” “

姜竹山是无聊界的王者,听到李瓶儿话里的味道,顿时眼睛一亮,就像闻到了屎味的狗一样。 她让我帮她找个好男人,千载难逢的机会! 姜竹山连忙趁机问道:“不知道小姐想要什么样的人?同学们都问完了,我可以过来谈谈。”

李瓶儿淡淡的道:“不管大小,只要是先生这样的人就行。”

蒋竹山本来就是不听,听完这话,整个人都快飘起来了,有一种冲着满月嚎叫的冲动。 这家伙装不下了,生出生闷气舔狗的本性,急忙从桌子上下来,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光是这个跪下的动作,自家老爹从来没有这么利索过。

他一脸羞涩,抬头看着李瓶儿,央求道:“我跟你说实话,学生们都是孤苦伶仃,无依无靠,守寡已久,无儿无女。如果你被小姐怜惜,你愿意嫁给秦晋。” ,足以称得上是人生的愿望。 生虽执结,不敢忘。”

文人求婚则不同,寥寥几句,全是四字成语,可见蒋竹山的成语水平很高。 我长期单身,没有孩子。 如果你可怜我,请嫁给我。 如果我们结婚了,我的毕生愿望就可以实现了。 我将用一生来报答这份大恩。”

本来是互生情愫,姜竹山却表现得像是在帮助孤儿。

栗瓶儿笑了笑,伸手将他扶起来:“请起。” 姜竹山隔着胳膊感受着女人手的温度,软软的,激动得忍不住往裤子里尿了。

酒人物_酒庄酒与酒厂酒鉴别_酒标上怎么鉴别酒庄酒/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精彩图片

李瓶儿开门见山道:“不知夫君守寡多久?你几岁了?若要嫁人,还得找宝山说说,算是客气了。” ”

蒋竹山一时有些尴尬。

李瓶儿说的是客气话,说的却是钱! 房子,面子,彩礼,宝山的媒人,酒席,什么都要花钱。

蒋竹山虽然长得帅,能说会道,但又没钱。 他在大街口租了一间房子。 他家里最值钱的东西,就是他现在身上穿着的那件直筒外套,还有那破烂的药箱。 一般来说,他出去了,就相当于搬家了。

按照他的想法,两个人,一个鳏夫,一个寡妇,都是二手新人,半途而废的夫妻,凑合也能过得去,花什么钱。 上床好好洞房。

打定主意之后,他决定硬着头皮吃软饭,身为男人,就得硬起来! 却见老蒋撩起衣服,扑通一声又跪了下去。

虽然跪着,但蒋竹山并不懦弱。 他理所当然地跪下,从不拖泥带水。 谁敢阻止他下跪,谁就当场毙命。

跪下后,他咧嘴一笑,眼泪快要掉下来,央求着回答道:“学生二十九岁,正月二十七日生于茅市。可惜他的妻子靖去世了。”去年在外,家境贫寒,既然听了金诺姑娘的话,何必用冰人的话,不用去找宝山。

李瓶儿哈哈一笑,说了半天没说什么,这会儿却想起来了。 她嫁给了蒋竹山,不能去大街口租房子。 这份财产是她自己的,不能无缘无故的被男人利用。 “亲人是亲人,钱是钱,惹亲人是为了钱”,一码就是一码,这点一定要解释清楚,以免后患。

想到这里,她笑着澄清道:“你没钱,我这里有一个姓冯的妈妈,我请她做媒,你不用雇我,我找个好日子请你进来。” 。 你怎么认为?”

蒋竹山已经走神了,为了这个美女,更何况是上门女婿,不惜找她吃屎。 更何况人家不用交钱,找个时间搬进来住就行了。 他连忙俯身拜下:“小姐就如学生重生父母,与父母重生,前世有缘,三生万幸!”

这两个不要脸的人算计了对方,递给对方一杯酒。 蒋竹山高兴得鼻涕都快流出来了,坐在房里喝得痛快。 他本想抱抱李瓶儿,可惜他胆子小,咕哝了半天,也不敢动手,只好用饥渴的眼神上下打量着李瓶儿,感觉太干燥的。

酒人物_酒标上怎么鉴别酒庄酒_酒庄酒与酒厂酒鉴别/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精彩图片

栗瓶儿害羞的低下了头,这些天她都情欲横流,喝了很多酒,身子软绵绵的,就等着夫君过来抱她上床。 等了许久,就见姜竹山盯着自己,傻笑似的傻笑。 李瓶儿渐渐有些厌烦了,仔细打量姜竹山后,觉得这人虽然没有西门庆高大帅气,但确实很强壮,腰肢粗壮。

只要腰结实了,其他的都好谈。

月亮上的柳树头。